消费探索_论坛访谈
主页 > 高新创新 >印度富商遭杀害案‧曾致电律师嫌犯‧妻有录音今呈警 >
印度富商遭杀害案‧曾致电律师嫌犯‧妻有录音今呈警(雪兰莪‧巴生23日讯)疑遭“杀人魔律师”谋害的印度富商慕都拉惹失蹤后,24岁妻子乌斯哈拉妮曾越洋向律师嫌犯和两名自称警员的男子联络,并录下谈话过程。她决定于週五会见全国总警长丹斯里依斯迈,亲自呈上她这些电话录音,希望有助警方进行调查工作。对律师兄弟起疑才录音她週四在加埔区国会议员马尼卡瓦沙甘,以及两名律师慕鲁甘与西华尼申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公布电话录音证物。首个电话录音是当时丈夫在大马“失蹤”后,她要求律师主嫌协助找丈夫。不过,她对两名律师兄弟起疑,才录下双方的谈话。她声称,律师主嫌两兄弟因生意关係,曾数度到印度探访慕都拉惹和家人,双方认识约10年,感情要好。后来,丈夫打算到雪州万津开设餐馆,相信也给了律师兄弟不少钱。她回述,今年1月18日,丈夫到马来西亚,19日过后,她就不再收到丈夫的简讯或电话。数日后,她尝试致电联络律师主嫌兄弟,但不成功,过后联络上两兄弟的妻子,被告知两兄弟会在从泰国回大马后协助她寻找丈夫,但过后没有下文。“但同时期两嫌犯兄弟还在泰国,他们在1月28日联络我时,仅告诉我,他们会在回来后,才告诉我丈夫的下落。”2男自称警员索百万她相信对方根本没有帮她报案,所以她便亲自来到大马报警指丈夫失蹤。乌斯哈拉妮说,第二个电话录音则是两名自称是大马警员的男子,在同一天致电向她索取100万令吉现款,作为释放丈夫因贩毒而遭警方逮捕的赎金。“在2月期间,我收到自称是警员的人致电我,一名是慕鲁,另一名是苏力斯。他们在2月23日致电我,声称丈夫因企图带K他命闯关而遭逮捕,必须用100万令吉作为释放丈夫的条件。”她曾要求听丈夫的声音,但对方拒绝,并说:“我们不要你的丈夫,要的是钱而已”。受询及到底她受指示如何将钱汇给对方时,律师西华尼申指内容涉及法庭的口供和证据,拒绝让她进一步透露。母相信儿仍活着儘管雪州总警长拿督卡立已证实来自印度的富商慕都拉惹已遇害,但其56岁的母亲拉玛拉斯米仍每天祈祷,并透过占星家的指引,坚信其儿子仍在世。“他们(占星家)告诉我,儿子仍在世上,仍活得好好地。在我心中,我知道他仍在世上某一处,仍未死去。”父不相信儿已遇害她声称,慕都拉惹是其长子,两人母子关係密切,因此她不能接受慕都拉惹从大马传来的死讯。她表示,每当她在电视新闻上看见慕都拉惹死讯的新闻,她都感到痛彻心扉,哭诉着要儿子回到她的身边。“我最后一次与慕都拉惹联络是今年1月18日,他当时声称隔天就会回来,他还答应会从吉隆坡为我带来一条项链。”慕都拉惹的退休警员父亲阿拉尔卡登与妻子一样,同样不相信儿子已遇害。慕都拉惹的弟弟卡斯威华纳登则相信哥哥因涉及律师两兄弟的麻烦中,继而已其他身份潜入泰国。他表示,哥哥曾与另一名弟弟多次因生意而前往泰国,因此他坚信哥哥目前仍匿身在泰国,或已投靠在当地朋友。他将前往当地查看扣留所或监牢,以确定哥哥是否已另一身份逗留在该国。他们并无打算前来大马,与任何机构会面。自慕都拉惹被杀害的新闻播报以来,许多亲朋戚友都到他们的住家,慰问他们。卡斯威华纳登则表示,其母亲的亲朋戚友都同住在一个乡村,大家关係要好;而慕都拉惹则因参政而名声大噪,他曾于2006年竞选大选。议员质疑警未速查富商失蹤乌斯哈拉妮代表律师兼宋溪州议员西华尼申质疑,印度富商慕都拉惹于今年1月失蹤的案件,是在女富商拿督苏茜拉华蒂等4人命案于8月被揭发后才曝光,当初却没有对慕都拉惹失蹤案着手调查,“警方能在短时间内对苏茜拉华蒂失蹤案展开调查和迅速破案,为何当初没有积极调查慕都拉惹失蹤案,令他的妻子痛苦了8个月。”马尼卡则声称,乌斯哈拉妮週三抵达大马后,直接到万津警局买报案书,却发现报案书有很多错误,包括种族、国籍及日期。录音不交给雪警“我对雪州警方失望,因为警方没有做好事情。警方今日(週四)有致电给我和乌斯哈拉妮,不知是否与这证物有关,但我绝不会将电话录音交给雪州警方。”他强调,基于乌斯哈拉妮不谙马来语和英语,律师是提供协助,而不是要干扰警方办事。他们週四到武吉阿曼移交证物后,会与印度最高专员署代表在中午会面,就此案进行商讨。另外,他也不满警方不允许乌斯哈拉妮进入案发的农场。妻:警否认夫涉毒被扣乌斯哈拉妮说,警方告知她,指她丈夫慕都拉惹已遇害,但警方否认早前曾因毒品案件而扣留丈夫。警方要求乌斯哈拉妮带丈夫父母或兄弟的脱氧核糖核酸(DNA)样本到此化验,因为小孩的DNA或不稳定,可能影响化验结果。至今,乌斯哈拉妮坚信丈夫仍在世,只会在DNA化验报告的结果出炉后才相信丈夫遇害,也希望警方能採取积极行动进行调查,让案情早日水落石出。找不到受害者手机鑒证组及警员于週四早上10时,押往主嫌犯律师重返丢碎骨现场,今次主要是搜寻此案其中一名受害者的手机,过后警方派出4名蛙人到新打捞现场双溪朗一带搜寻,但一无所获。警方于中午12时收队,期间主嫌犯律师一直在警车内,警方也没有透露搜寻情况。此外,已遇害的印度富商慕都拉惹,他的妻子乌斯哈拉妮于下午2时35分在公正党中央福利委员克利斯南沙米的陪同下,再次前往瓜拉冷岳警区录口供。另一方面,週三下午3时许,主嫌犯律师兄弟的律师代表,于下午3时许陪同嫌犯3名亲友到吉隆坡警察总部。他们进去警察总部前,没有向在外的记者发表谈话。据了解,他们今次主要是会见主嫌犯及商讨案件。8嫌犯验精液女富商拿督索希拉华蒂遇害前或曾遭强暴,警方週三为8名嫌犯验血外,也为8人进行精液检验。据《每日新闻》引述消息指出,8名嫌犯週三被带往吉隆坡中央医院,他们被抽取血液及精液样本,以进行脱氧核糖核酸,为时约两小时,他们随后被带返武吉加里尔临时扣留所。消息指出,嫌犯们进行精液样本检验,或与索希拉华蒂遇害前曾遭性侵犯有关。5嫌犯再延扣7天涉嫌女富商等4人命案的5名男嫌犯,週四被押到附设武吉加里尔警局的推事庭,再度申请延长扣留7天至9月30日。这5名男嫌犯当中2人是因涉及印度富商来马失蹤的2名嫌犯,因此不排除他们与苏茜拉华蒂的命案有关。这两人可能涉及勒索富商慕都拉惹(34岁)的妻子乌斯哈拉妮(24岁)高达100万令吉,因此于9月18日先后落网。週四上午约10,警方出动大卡车载着5名嫌犯,并由2辆警车从布特拉再也警局押送到武吉加里尔警局延长扣留。推事沙格里批准警方延长扣留嫌犯至下週四;嫌犯在一个小时后才被押走。此案共有10名嫌犯落网,另外3名嫌犯包括主嫌律师于週六扣留期满后,预料会移交给雪州警方,以作进一步调查。此外,被捕的2名女子分别是主嫌律师的印尼及菲律宾籍女佣,她们接受调查后虽获得释放,却因没有工作准证而被移交移民局调查。4受害家属向嫌犯索偿2000万女富商拿督索希拉华蒂及其3名同伴遇害后,其家属将在律师代表下,入稟法庭向所有嫌犯索取200万令吉的赔偿。4名受害者家属代表律师卡玛鲁丁指出,受害者家属向嫌犯所索偿的2000万令吉,当中囊括所有死者年纪尚小的孩子的赔偿费。“这项悲剧导致受害者家属失去妻子或丈夫,孩子们更失去了母亲及父亲,他们未来已失去依靠。”他表示,2000万令吉属合理的赔偿,毕竟受害者家属面临了恐怖的经历,并需要长时间才能淡化心理上的悲痛。他指出,在1956年民事法令下,受害者家属有权利向嫌犯索偿;惟需待所有嫌犯被提控上庭后,才能对嫌犯提出诉讼。他声称,受害者的父母、妻子及12名孩子届时都会被列为索偿人,向嫌犯索取赔偿。“我们仍需等待嫌犯被提控上庭后,才能确认向多少名嫌犯索赔,毕竟我们现在仍不清楚有多少名嫌犯涉案,届时追讨的款项也可能有更改。”卡马鲁丁是在案件发生后,主动联络4名受害者家属,免费为他们提供法律援助,协助他们入稟法庭追讨赔偿。他已针对此事与4名受害者家属作初步商讨,有关细节则会于週四详谈。【热点新闻:女富商遇害烧成灰】‧2010.09.23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