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探索_论坛访谈
主页 > 航天展品 >切断村民捕鱼生计 葡村填海埋掉文化遗 >
切断村民捕鱼生计 葡村填海埋掉文化遗

将在葡萄牙村海域进行的填海计划,将使葡萄牙村成为“内陆”,而世代靠海讨生活的葡萄牙村村民唯恐失去族人珍贵的非物资文化遗产,同时也会断绝多数村民的生计。

昨日马六甲州政府与发展商Obor Maju私人有限公司进行40.77亩的填海计划签约仪式后,宣布这项填海计划位于葡萄牙村一带,一旦完成,有关填海区和皇京港(Melaka Gateway)人造岛仅相隔110公尺的海域。

这项填海工程也包括在有关的填海区内兴建一条1.5公里长的四车道公路,衔接马六甲拉也赛阿都阿兹大桥至巴当德姆的沿海大道。

葡人后裔失去文化特征

捍卫葡萄牙村行动委员会主席马丁受询时说,葡萄牙村的葡萄牙后裔是仰赖大海生存的民族,若失去了海,就等于失去一切,因此该会将不惜一切代价,捍卫该族群世世代代的文化特征。

“我们会以和平理性的方式传达诉求,拒绝蛮横无理的暴力行为。我们的目的是希望为政者尊重我们,大家坐下来谈,寻出一个双赢的局面,不要在拟定发展计划时,将我们排除在外,最后强迫我们全盘接受。”

他说,该族群在甲州仅约2000人,属少数族群,其中70至80%居住在拥有500年历史的葡萄牙村,可谓是全国历史最悠久,最多葡萄牙后裔聚居的村落,此村获宪报在1988年文化遗产保护与维护令下。

他希望州政府在发展之余,不要牺牲葡裔的文化特征与这一带的环境,同时此举也不符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马六甲列入世遗市的宗旨。

他说,该族群原本分居在东街纳、怡力区和柏拉牙巷、姑务、武牙拉也和班达卡巴一带,皆因发展的洪流,最终聚居在葡萄牙村,如今这最后的堡垒(葡萄牙村)却再次面临“危机”,成为填海计划的牺牲者,让他及族人倍感心痛。

他说,葡萄牙村大多数为渔民,世世代代打渔为生,若不能出海捕鱼,则将失去他们的特征,包括文化语言等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破坏红树林沼泽地

“同时,仅存小面积的红树林沼泽地、捕渔区的生态环境和鸟类栖息保育区遭破坏,加上沿海人口的社会经济地位因此产生的变化等,让人忧心。”

“现在鸟类栖息保育区几乎已看不到鸟,填海工程进行中,倒数活动炮声轰轰,保育区并未受到良好的照顾,鸟儿都被吓跑了。”

捍卫葡萄牙村委会发动签名呈联合国

马丁说,捍卫葡萄牙村行动委员会将从明天起发动签名运动,并将提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要求关注。

此外,也计划举办团结宴、研讨会等,向该村民族群与民众解释此事件的利害关系,希望为政者能尊重村民族群的意愿绝暴力。

“其实我们这项行动不只是关乎葡萄牙村,也关系着马六甲的世遗地位,因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每四年就会回顾检讨,任何不利的因素与破坏,都会动摇马六甲世遗的地位。”

他说,吉里望海滩的消失,双岛城计划内多个项目告失败,为政者应当引以为鉴,以长远的,广大人民的利益为最主要考量,取得最新的环境评估报告,裁决是否应该继续进行大面积的填海计划。

父亲靠海养活家人——返乡游子●尼克勒斯柏里尔拉(51岁)

24年前我离开葡萄牙村到美国工作,现在是波斯顿一个乡村俱乐部任职经理。

想当年,我父亲白天在市政局任职,因为收入微薄,晚上他就是渔夫,出海捕渔。

父亲靠两份收入养活10个孩子。如果当年父亲没有渔获的收入,我们全家不知道该如何过活。因此,这片海对我们家而言,意义重大,就如村里很多家庭一样。去年我曾回来葡萄牙村,今次因母亲去世,所以回来奔丧。

跟以前比较,葡萄牙村及这周遭的环境,改变非常大。

我记得以前父亲的渔船靠岸时,船上满是鱼获,整艘船沉甸甸的。现在听闻村民说,已多年不见这般景象。

我也发现以前村里的葡萄牙传统文化意味非常浓,现在已不如前。

这文化呀!非常珍贵,一旦失去,就难以寻回,永远消失,我感到心痛,这真的是一个很大的损失。

恳请政府留条后路——葡萄牙村民●艾菲坦葛(56岁)

我是一名电子自动化工程师,我跟我的家人、族人住在葡萄牙村里,闲时仍然使用原始的葡萄牙语聊天话家常。

每逢节庆,我们相聚在一起,一起庆祝,唱歌跳舞,非常的热闹快乐,我希望我的下一代,代代都能像我们这般快乐。

我感到痛心,我们已经失去了原有靠海的草场,这草场是我们办活动,傍晚或晚饭后大家相聚在一起休闲聊天的场所,我年轻时也在这里踢球,这个与海相依的草场有很多我们的快乐时光。多年前被改为柏油地停车场。

如果现在连海洋都要被剥夺,我们还剩下什幺?村里的孩子,如果受教育不高,想要从事捕鱼业的,就没有这个机会了。

我恳请政府留一条后路给我们村里的孩子。

族人渔民何去何从——葡萄牙村民●艾佛索(65岁)

我是在这村出生、长大、到老的原生村民,记得以前,就在海边不远处就可捕捉到很大条的鱼,在红树林区也有很多螃蟹,随意放笼子就可捕捉到很多只。

现在这些景象全没了,自从填海后,不只没有鱼,螃蟹也消失,就连小虾也完全失去踪影。

我很爱葡萄牙村这块土地与眼前这片大海,可是这些年来我们感到非常无力,眼睁睁看着这海,任由人恣意取去,填了就没有海,我们族人渔民以后何去何从。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