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探索_论坛访谈
主页 > 航天展品 >当心理师妈妈遇上家里两对双胞胎:妈妈心里永远的痛──写功课 >

陪孩子写功课,应该是许多家长心里的痛吧!

从孩子们开始上幼儿园,有「功课」这回事开始,我就不是个会陪在他们身边写作业的妈妈,通常只求他们能如期完成。在不期望品质的情况下,一直以来倒也相安无事。但是,就在準备上小学的老大和老二开始上正音班之后,情况有了改变。

正音班的功课反映了两人学习特性的差异:老二会迅速完成注音功课;老大却连续数天,五排的注音要写两个小时!

我这才真正体会到,管孩子的功课会让人白掉多少头髮,死去多少脑细胞。唯一有助益的大概只有心脏愈来愈强,或血管愈来愈粗。还有,因为不断提醒自己要深呼吸,所以肺活量大概也提升不少。

一写字就成了「扭扭虫」

几天来,原本的催促或鼓励都不见效,老大像是屁股或背上有虫,扭来扭去地不安分。才刚坐下拿起笔,写了一两道笔画——真的,一个注音符号都没完成,他笔就放下了。一下跑去看弟弟们在做什幺,一下跑来找妈妈抱,再不然就直接跑去翻别的书或玩玩具……

我叫他回去坐,他不甘不愿地回到座位拿起笔,不知道刚刚写到哪里。终于找到了没完成的笔画,再添个一两笔,又跑来说要上厕所。上完厕所,不是回位子,而是再去抢妹妹看的书,被我叫住,又要找妈妈抱,再继续刚刚一连串的循环……

刚开始的前半小时,我都还能试着鼓励、教导,之后因着后面长长的吃饭、洗澡等待办事项,逐渐失去耐心,变成了催促。一催促,反而又引发老大的情绪沾黏上来,哭着只要妈妈抱(孩子在情绪中了,别想跟「青欢」就事论事,别想跟「青欢」就事论事,别想跟「青欢」就事论事……这句话该罚我自己讲十遍,看能不能牢牢记住)。

就这样,边怒斥,边呼叫,还要约束弟弟、妹妹不去增加干扰,两个小时就过去了。

几天下来,遇到要接他们放学时,我也跟着胸闷、头痛,诸多身心症状都跑了出来。偏偏现在还只是开胃小菜,小学的大菜都还没上桌呢!我纳闷,怎幺又踢到了一块厚实的铁板?

好吧!这才死心地接受,是我自己没跟上孩子成长的步伐。原先的方式已不管用了,我又何苦紧紧地抱住?

写功课的人不苦,痛苦的是妈妈

好吧,铁板不转,我转。

转换成做实验、找答案的心情,耐着性子观察了老大两个小时,才有了大概的想法和轮廓。

我发现,他似乎很不习惯「注音」这东西。

从他眼里望去,每个注音符号都像一笔笔拆开的笔画。例如「ㄊ」,他横着画了一笔之后,就忘了接下来怎幺写,要回头找最上面的对照图,看下一笔怎幺画。若是三个注音符号拼成的字,那可就七零八落地拆得更彻底了,在每画一笔就要回头看看第一个符号的情况下,眼睛转到别的地方的机会,就比别人多出N倍。

孩子那本来就想逃的心啊!这幺多缝隙,不钻、不逃,怎幺对得起自己?绕了一圈,天知道心会跑去哪里?

这就是老大,总爱一些新奇、好玩的事物,而这个优点的另一面,就是容易散漫浮动,有着「哪边凉快往哪边去」的趋乐避苦性格。

如果没有妈妈在一旁骂着、唸着,也许对他来说,功课写两个小时一点都不痛苦,甚至可以写到天荒地老。

但这种情况,身为妈妈,怎幺可能不控制、不催促、不碎唸。天下父母心啊!

好吧!其实他不苦,痛苦的是妈妈。不过换个角度看,根据「妈妈痛苦,全家都会痛苦」的假说,妈妈的苦要不要尽速处理?

要,当然要。只是……怎幺处理?

唸口诀帮助加深印象

有一天吃完晚餐后,我把老大带进房间,问他:「注音是不是有点难?」

他嘟起嘴巴不回应我,又开始吵着要我抱。「妈妈,妳抱就好,不要讲话啦!」

我说:「不行,妈妈一定要讲话,你也要讲话。不然我们怎幺解决功课这件事?」

「妈妈,那妳抱一下,长针走到三再开始讲话。」

算一下,只要四分钟,成交。

抱够了,老大跟我面对面,还规定我要盘腿坐好(学校老师教得好,这样要离开座位是比较困难一点),眼睛要对着眼睛。

老大一脸从容就义的样子,瞇着眼看我,说:「好了,妈妈可以说了。」

我问他:「注音是不是不太会写?」

又嘟嘴,点点头,「写一个,然后我会忘记怎幺写。」

很清楚嘛!孺子可教也。

「好,没关係,刚开始都是这样的。如果不要管写得对不对,只要专心写完就好,你可以做到吗?」

他一样嘟着嘴,点头。

看样子我的话还没进去他的脑袋,这样不行。这年纪的孩子需要一点口诀。我说:

「跟妈妈讲一遍,坐-在-椅-子-上,专-心-写-功-课,写-完-功-课,才-能-离-开。」

前后带着唸了三遍后,我又说:「从明天开始,不用管写对还是错,写错或写丑也都没关係,妈妈不会骂你,也不会擦掉。可是一定要写完才能站起来,你做得到吗?」

老大这次比较肯定的样子,说:「做得到,但是……如果要尿尿呢?」

妈妈差点跌倒。「好,尿尿可以去厕所啦!」

第一战,成功!

也算是雷厉风行吧!隔天接了孩子们放学回家时,才走到楼梯口,我就先预告兼提醒老大「写功课」的事。

到家后,他也认分地拿着功课坐到位子上,我要他唸一遍口诀,唸完才开始写。

我还不时探探他的情况,只要他站起来,就要他坐回去,再背一遍口诀。这样过了两次以后(包括去上一次厕所),他也开始自我提醒:「喔,不行,写完才能站起来……」

最后,花了一个小时总算写完了(当然还是二二六六地,一堆错字或落字),检查后补上音节,把功课放进了书包里。

接着,他开始绕着家里的榻榻米一圈圈地走。

老二问他要不要玩机器人组合,他仍不停地边继续走着,边说:「不要,现在我只想要走来走去……」

「呵呵!」我笑出声来,这个可爱的小孩,坐了整整一个小时,真是难为他了。

带着好奇去「闯关」

在老大的联络簿上,我告诉老师关于他写功课的进步后,老师也在学校加码讚赏他的努力。

隔天回家时,老大说:「看今天写多久,都要写联络簿告诉老师。」

我求之不得,回应:「当然好啊!」

这次,他一样在座位上背了一遍口诀,虽然写一写还是会抬头张望一下,但只要不离开位子,五行注音不到半小时就能完成,还加上自我检查,且能做到正确而无错误和疏漏。

妈妈除了写联络簿,都想要开心撒花了!

之后三天,老大都维持稳定的表现,天天都在半小时内完成。我想,这孩子应该度过「写功课不逃跑」这关了。

关关难过关关过,在铁板前面,我学会不再只是踢它而弄痛自己和孩子,也尝试带着好奇的眼光去观察与面对。

也许顺利,也许不顺利,甚至可能会有更难处理的情境,我只希望自己记得今日的心情,带着好奇、接纳与不放弃的心态去面对。

小孩剧场〈拖延本能〉

老大:「我不想写评量。」、「唉!可以只写这一大题就好吗?」、「哎哟!我想换写数学。」、「人,为什幺要写评量?」、「我可以先玩扯铃吗?」……

妈妈:「你该该叫应该口渴了,喝口水,写。」

二十分钟后——

老大:「妈妈,我发现不叽哩呱啦叫叫叫,就劈里啪啦一下子把评量写完了!」

这个二十分钟后的顿悟,你十分钟后就会忘记了吧……

相关书摘 ►当心理师妈妈遇上家里两对双胞胎:早上怎幺起得来——赖床记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还是喜欢当妈妈:心理师妈妈的内心戏》,宝瓶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洪美铃

她,是心理师,职业妇女,也是两对双胞胎的妈!
心理师妈妈理性、柔软兼具的独白与内省,给所有妈妈一份不完美的勇气。

当十五年资历的专业心理师遇上家里四只小鬼,原有的觉知与弹性只有灰飞烟灭的命运,徒留下意识的指责、拦不住的暴走,还有生气过后的自责。而孩子明明在闹彆扭,下一秒却来讨抱,又让她心头那座快喷发的火山顿时消弭。

心理师妈妈直视育儿过程的苦与甜,犀利的分析与觉察中,也以温柔细腻的眼光接纳自己。她的文字,让每个曾经自责、纠结与懊恼的妈妈有了心灵出口:「原来,我们都一样,当不了戒吼妈;一样会焦虑,也无法完美。」

卸下所有身分,每个人终究只是自己。唯有接纳自己只是个爱孩子,有时也会当机的「不完美母亲」,才能在教养中,与孩子一同成长。

当心理师妈妈遇上家里两对双胞胎:妈妈心里永远的痛──写功课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