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探索_论坛访谈
主页 > 航天展品 >当心理师妈妈遇上家里两对双胞胎:早上怎幺起得来 >

已经三、四天了,孩子们不像之前一样会主动早起跑来叫妈妈,而是换成妈妈得跑去床边叫他们起床。甚至,又得当回那只母狮子吼个两句,威胁他们要收回玩具,口中数着:「一——二——三……」

就像这天早上,七点零五分,为了叫老大和老二起床,已经逗他们、抱他们一会儿了,还在努力着。

「起床了,换你们来妈妈这里抱抱。」

两人翻个身,装作没听见。

「七点了,去尿尿和刷牙。」我的音量比刚刚大声了一些。

他们翻来翻去,看了我一眼,但依然趴着。

「起——床——!要上学了,会来不及,不要让妈妈这样一直叫。」

老二一副也很生气的样子,说:「不要,妳出去啦!不要起床!还没七点,还没七点……」

这是在睁眼说瞎话吗?

我只好换叫老大:「你先起床,快点。」

装死,完全不理。

我有点无力地看着他们,感觉自己又快要进入狮子吼模式了。

「赶快起来啦!你们要上学,妈妈也要上班,快迟到了。」

老二也更大声了。「妳出去啦!不要上学,今天不用上学啦!」

睁眼说瞎话,again。

我感觉自己叹了口气,心里飘过千思万绪:「该怎幺办,又要开骂了吗?」「有这幺小就在拒学的吗?」「这孩子!唉……」

不过,心里的这些声音反而让我冷静了下来,问老二:「你知道你在赶妈妈出去吗?」

他还是趴着不看我,只是喊着:「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看来是进入「什幺都不要」的自闭模式了吧!

狮子吼妈妈变身为「好奇」妈妈

坐在老大的床沿,看着旁边的老二,我突然好奇了起来——真的,像是切换到另外一个模式(也许是好奇模式?总之不是那只焦躁想吼叫的狮子了),突然平静了下来,只觉得困惑:这两个孩子到底想干幺?

摇摇头,想不通。

我转头问老大:「你呢?该起床了吧!」

把老二晾一晾,他渐渐安静了下来。

老大瞇着眼睛,说:「弟弟起来,我就起来。」

「呵!呵!」我在心里笑了出来。这就是孩子多的坏处,总会上演这种联合造反,擒贼还要先擒王的戏码。

我戳戳老大,说:「欸,你们真的要我出去吗?真的吗?你们最近怎幺搞的?每天都要妈妈这样生气地叫你们起床……你可不可以跟妈妈说,我到底要怎幺做,才能不要生气地叫啊?」

老二躺在那里安静地听,我心想,不知道他会不会高兴有哥哥与他同在。

老大这下坐了起来,要我抱他,口中还在赖:「妳回妳的房间,我会去找妳啦!」这是个小孩,无误。

老二也坐起来了,问着:「为什幺要七点起床?为什幺要上学?」哇!我暗自讚叹,这种对规则的「高级反骨式问题」终究是来了。

一时间,我不知道该怎幺说,只好抓抓头,「好问题耶!妈妈想,这就跟你们喜欢玩的象棋一样吧,兵可以吃将,卒可以吃帅,游戏规则就是这样啊!」

「起床上学又不是游戏。」老二锲而不舍地反驳。

我也毫不让步,「就把生活当作是游戏啊,按照规则玩嘛!这样你啊、我啊、老师啊,爸爸、弟弟、妹妹……所有人,我们都会知道下一步该怎幺走,你不觉得这样大家都好过吗?」

老二愣了一下,回应:「妳先去房间啦!我会去找妳……」

看看时钟,七点十五分,不错,只过了十五分钟。看来危机解除,妈妈这一回合安全下庄。

又是一场生活细节的智力大考验,不过这一次,我倒是惊豔于自己可以跟「狮子吼妈妈」分离了。

那一剎那,真的可以感觉到自己对他们只有好奇,而不是生气。

不进入对抗的模式,孩子便可以直接说出想法或问题,我也可以切割出某个平静的状态承接与回应。毕竟疑惑只是疑惑,而所谓反骨、不反骨,只是我们用对抗模式来看待这些疑惑的眼光罢了。


到了晚上,我先预告他们:「嘿,你们明天早上一样要七点起床,準备上学喔!」

孩子们笑笑回应:「好。」

老大还加码说:「妈妈,我不会再赖床了!」

隔天一早,我还是早了五分钟去叫他们,以免他们又再次赖床。

「我起床了。」老二坐起来,双手高举。

「太好了,你起床了。」

盲从的老大也笑着坐了起来。

这画面真让人心情愉悦啊!不知道能持续多久,但我有过和狮子吼妈妈分开的经验,就不怕跟你们一回合、一回合地上场操练了。

负责,不用卡在叫孩子起床时教他

果然,準时起床的日子没过多久,孩子们又开始赖床了。

明明前一晚九点就睡了,週一的早上,叫醒他们仍是件艰鉅的任务。回想先前才为了处理赖床问题,大费周章地研究了好几天,总算有了跳脱狮子吼的机会,这会儿又来了。

早上七点十分,玩也玩过,叫也叫了,明明四个小孩都醒着,却像是约好似的不起床。

我坐在床沿,脑袋有点空白,不想再重複喊着同样的话,但也搞不出别的把戏,撑着下巴,跟自己说:放空一下吧!

老三偷偷看着沉默的我,自己爬起来去刷牙(他一直是个比较希望得到讚赏的孩子),回来后见其他三个仍在那里趴着,也躺回去。

我问老三:「你怎幺做到的,可以自己爬起来去刷牙?」

他回:「我就边睡觉边走路,去尿尿、刷牙完,再回来睡呀!」

这好像也是个办法。

我问其他人:「那你们有时候可以自己去刷牙,不用妈妈一直叫,怎幺办到的?」

无声无息。

但没多久,老二说了:「我只是现在不想起来。」

老大说:「我捨不得我的小被被。」

这也不错,给了我清楚的理由。前者听起来是在说他起床的时间他自己决定,很像老二会说的话,至于后者……一样,还是同一个小孩。

无敌会赖床的妹妹呢?继续换个趴睡的姿势,没回应。

我问:「那妹妹呢?」

她嘟嘴说:「还想睡觉嘛!」

我就这样坐着看他们,什幺都没想。静默又持续了一会儿。

「唉!」我站起来叹口气,「好啰,妈妈等一下七点五十分会开车,要坐妈妈的车就赶快起床,不然就晚点跟爸爸或阿嬷走路去上学(这对我算是充满安全感的后路)。妈妈一向说到做到,现在不叫了,你们自己起来吧!」

回头又补上几句,「对了,不要哭着说妈妈爱不爱的问题,你们心里都知道妈妈很爱你们,也很喜欢开车送你们,只是开车是固定时间,来不及就跟爸爸走路吧!」


「负责」该如何教?大概免不了要搞清楚:在哪个阶段?是谁的责任?或者困难在哪里?……之类的问题。

我们不会为了一岁孩子赖皮而懊恼,也不会为了五岁小孩不帮忙洗碗而生气,因为我们会斟酌孩子的能力、特质与风险,会希望培养他们的主动性更甚于服从性。有时,即使对于孩子们该做到、但还没做到的事,比如六岁小孩反覆尿床,也都还会试着理解「尿床」的状况是在传达些什幺潜意识的讯息。

这些,都是我们在「负责」两个字底下权衡许久的思考,没那幺简单。

但我认为,每个不焦虑的父母都有能力过渡与培养孩子必要的态度或技能:重点一是「不焦虑」,来自于父母内在的自信;重点二是「过渡与培养」,关乎外在的亲子连结及行动策略的选择。

就当我开的是辆娃娃车啰!说这些话的时候,我是真心想要那幺做,并且做得到不生气,也不愧疚。毕竟亲职人生啊!我们免不了一次又一次地处理相同的事件或场景,像是赖床、说谎、翻白眼、抢玩具、打架等。

耐着性子重複地面对不代表无能,只愿自己每一次的处理,都在学着跨过某些关卡。

这一次,我準备要花多少力气消耗在和孩子对峙上?

当这四个孩子各自施展「执拗」的功夫时,我如何不成为第五个小孩?

要能够真心不愠不火地起身离开,这对我而言,已是心性与脾气的跨越了。


老大和老二看着我站起来绑头髮、换衣服,两个人先后去厕所刷牙了。至于无敌爱赖床的妹妹,还继续在床上滚着。

爸爸泡了牛奶上楼来,我对他说:「妹妹晚起没关係,等一下我送他们三个去上学,晚点你带妹妹走路去喔!我会告诉老师说她晚点到。」

妹妹一听到「告诉老师」就坐了起来。

爸爸则是倒退一步,说:「什幺?」接着马上去拉小女儿,把她半推地送进洗手间,催促:「快点啦!妳也很想坐妈妈的车对不对?」

爸爸这算正面表述了,只是关于负责——先搁着吧!这算是「父女」的专利吗?如同我和我爸,彷彿行动的共谋……唉!也罢。

十分钟的赖床,独赖赖不如众赖赖

经过一段时间与赖床缠斗后,终于找到了一个让我们不吵架的办法,就是「把闹钟调早十分钟」。有时是我去他们的棉被里,有时是他们来我的床上,总之,独赖赖不如众赖赖。

大家一起赖床,在床上聊聊天,有时聊做的梦,有时说说早餐的菜单,有时一起讲讲天气,讲讲今日行程,当然,有时会为了要他们穿雨衣而吵架。

这招有效,给赖床一个身分,不知不觉地,不太会为了起床开心或不开心,多是为了那段十分钟「渐渐现实」的内容塞进什幺而心情摆荡。

从睡眠到清醒,是需要过渡的吧!

十分钟的赖床,是我们自潜意识至意识的摆渡。

有天早上,妹妹赖床时问了我一个问题:「妈妈,我想问一个问题,什幺时候妳最开心跟快乐?」

吓到我!我心里嘀咕:妳是几岁啊?问这种问题?还是因为是心理师的女儿?

我回答:「跟你们玩的时候啊,抱抱的时候吧!那你们呢?什幺时候最开心和快乐?」

老大说不知道,老二觉得和妈妈玩象棋的时候,老三说上课的时候。

「妹妹,妳呢?」我问。

她说:「吃早餐的时候。妈妈,我今天想吃起司热狗三明治。」

我还以为会是什幺感人或哲学的答案呢。并没有。但能唤起现实,摆渡得很迅速——起床吧!

必须说,妈妈对妹妹的欣赏已达偏心的程度了。

相关书摘 ►当心理师妈妈遇上家里两对双胞胎:妈妈心里永远的痛──写功课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还是喜欢当妈妈:心理师妈妈的内心戏》,宝瓶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洪美铃

她,是心理师,职业妇女,也是两对双胞胎的妈!
心理师妈妈理性、柔软兼具的独白与内省,给所有妈妈一份不完美的勇气。

当十五年资历的专业心理师遇上家里四只小鬼,原有的觉知与弹性只有灰飞烟灭的命运,徒留下意识的指责、拦不住的暴走,还有生气过后的自责。而孩子明明在闹彆扭,下一秒却来讨抱,又让她心头那座快喷发的火山顿时消弭。

心理师妈妈直视育儿过程的苦与甜,犀利的分析与觉察中,也以温柔细腻的眼光接纳自己。她的文字,让每个曾经自责、纠结与懊恼的妈妈有了心灵出口:「原来,我们都一样,当不了戒吼妈;一样会焦虑,也无法完美。」

卸下所有身分,每个人终究只是自己。唯有接纳自己只是个爱孩子,有时也会当机的「不完美母亲」,才能在教养中,与孩子一同成长。

当心理师妈妈遇上家里两对双胞胎:早上怎幺起得来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