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探索_论坛访谈
主页 > 高新门户 >【绿色观点】进口洋垃圾:一个思维,决定循环世界还是垃圾台湾 >
【绿色观点】进口洋垃圾:一个思维,决定循环世界还是垃圾台湾
Artist Chin Chih Yang performs "Kill Me or Change" with 30,000 cans falling and burying the artist underneath a mountain of garbage, at the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in Taipei, Taiwan April 23, 2016. REUTERS/Tyrone Siu TPX IMAGES OF THE DAY - GF10000392994

上一篇文章《看懂循环经济产业的 422 心法》我们谈到循环经济需要物质流、金钱流、资讯流、能量流四者虚实整合。我们同时谈到,即便循环经济再神,也得老老实实遵守物理学的两大基本定律,而人们必须具备「系统思考」及「批判思考」两种能力,才能抓到商机,这些我们统称为 422 心法。

人的思考是有惯性的,从思考方式的改变到心法的建构,需要花一些功夫。我们习惯以自己的角度切入一件事情,以自己的认知框架解释老议题或新议题。例如,这几天因为中国大陆半年前停止进口「洋垃圾」,使得大量的废塑胶和废纸进到台湾这件事情,除了触发对于台湾资源回收与处理业者存活挑战的讨论之外,也同时激发了各种大家习以为常的情绪反应。「环保无价」、「爱台湾」、「财团代言」等等大家都不陌生的名词又出现在文字云中。

你是用感情还是逻辑思考循环经济?

我们上一篇谈到循环经济的主题和主体就是「经济」,所以思考循环经济,需从经济的角度,若忽视「供给与需求」这个市场经济的基本原理,认为商业模式、价格与品质不重要,那就很难谈下去。

对于大部分的台湾人而言,「资源回收」是我们过去三十年以来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份,包括了中小学与社区的资源回收、跟在垃圾车后面的资源回收车、倡导资源回收是美德的各种文本,使用「资源回收」的框架看问题,是很自然的。

然而,「资源回收」真正的底层逻辑,是让资源回收、处理、再製之后的产品有市场,且有合理的利润,整个体系才能顺利运作。 这样的回收、处理与再製体系面对的是开放市场,全台湾,甚至全世界的资源物,只要品质与价格符合其需要,就会成为某个次级市场中的原料。譬如,台北市的资源回收物外包处理,在历经几次流标后,一再降低价格,最后由屏东县业者得标,这就是市场的力量,与「北部人欺负南部人」这类说法根本无关。

只想靠着环保的手段,并不能解决环境问题

对于环境的关怀、对于大自然的尊重,或大家持续强调的环境伦理,是人类文明往前走的重要原则,也是「永续发展」架构与论述中的核心。然而,环境问题与经济、社会问题是连动的,只想靠着环保的手段,并不能解决环境问题。

再回到循环经济,是的,的确也与社会问题有关,且让我们内心隐约感到不安。因为纪录片《塑料王国》中描述的低阶塑胶回收再製程序,会不会因此跑来台湾挑战我们相对进步的环保法规与管制呢?台湾的工资与环境成本低到愿意做低阶资源物的加工吗?地方政府能够全面管理吗?这会毒害台湾的环境吗?

这个时候,让我们先设法将感情放到旁边,而以客观逻辑来思考这「循环经济」的议题,将之前提到的物质流、金钱流、资讯流、能量流四种流拉回来场景,例如资源物有关的「回收、处理、销售」的系统中,所有物资的「物质流」为何?产品卖给谁呢,卖价如何,「金钱流」为何?整体产值多少?带来多少污染?废塑胶、废纸、废五金等不同物质,若进到了台湾,可以使用什幺方式加工加值?技术与管理层级多高?有了这样的「资讯流」,我们才有能力好好地讨论、争论或辩论,若真想解决环境问题,也得用经济的角度,而不限于环境的角度,或道德的诉求。另外一个待答问题是:这些资讯从哪里来?很明显地,只有政府有这能力,而政府也应该提供。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 2017 年在发行的「永续发展目标教育」中叙明的世界公民支持永续发展需要的八大核心能力,「系统思考」与「批判思考」就在其中。2012 年在巴西里约召开的永续发展高峰会的主题即为「绿色经济」,这也是近年欧盟与其他国家大力推动循环经济的原因。

由环境与经济、社会组成的绿色经济,是人类迄今发展出最成熟的永续发展论述。 只想靠着环保的手段,并不能解决环境问题,因为整个自然与人类系统是连动的。

这听起来也许很违反直觉,但「批判思考」就是鼓励我们违反直觉,以「系统思考」架构问题。毕竟,资源回收对于许多人而言,代表的主要意义恐怕并非经济或产业,而是着重「道德感」或「功德感」的自我实现过程。我建议我们可以从下面几个面向自我检视:

  1. 在谈论这件事时,我是否「感情」重于「逻辑」?
  2. 在制定政策时,我是否重「政治」,而非「科学原理」?
  3. 在说明绩效时,我谈的是「数字」,还是「真实效果」?
  4. 在讨论永续发展时,我是否强调「教育意义」,忽视「商业价值」?
  5. 在指责他人不环保时,我是否看「环保」重于「永续」?

任何创新的解法,都是从我们打破自身的思考惯性开始。学会在真实世界中作複杂的决策,我们才能进入循环经济的思考核心,也才能在真实的商业场景中,一步一步推进、实践这个理想。终极的永续发展,也许更可以诠释道德。

上一篇: 下一篇: